511导航,好用的网址导航

70余家影视机构、500余名艺人为啥联署签名?

5天前

浏览量:7

一个月前,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栏目播出了《短视频原创作者逾九成被侵权: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、内容相似互相“搬运”……》调查报告。三天后,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、北京电影协会等15家行业组织联合58家影视公司和网络视频平台发布声明,要求短视频平台等机构采取措施,停止对影视作品的删减和处理。期间有500多位艺人加入签约和签约行列,要求短视频平台有效保护相关影视作品的版权。日前,国家版权局、国家电影局也表示,将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.为什么70多家影视机构,500多位艺人签名?这么大的仗是什么原因?报道“爆”一场大仗:作为一名调查记者,一篇调查报道能带来多大的社会影响,是一个不确定的事件。这一次,报道“轰炸”这么大的战役也让我们大吃一惊。出于好奇,很多朋友都问起了这个话题的由来。这是《我请你看电影》的报道。去年10月,《金刚川》开始在影院上映。周末,一个朋友打来电话,说要邀请记者观看《金刚川》。当我听说有一部热门电影要看时,记者开始感兴趣了。“什么时候?去哪里?”“我发到你手机上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70余家影视机构、500余名艺人为啥联署签名?

打开手机,一个短视频映入眼帘,战前吴京和张毅互相调侃。在这个短视频的角落,一个短视频平台的账号映入眼帘。“怎么样?不错吧。下次轮到你请我看好电影了!”然后朋友发了一个带有“我耍了你”的“胜利喜悦”的声音。“这个短视频有没有侵权?”记者满腹疑惑,咨询了身边的亲戚朋友。大部分人早就“习惯”这样的短视频,很多人认为记者“少见多怪”。——“别瞎混了,你监督后我们就看不到他们了。”但去年12月,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《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》,报告指出,短视频正在成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的高发领域。报道发布后,微博、微信官方账号、Tik Tok等平台的网友开始大范围吐槽“短视频侵权”现象。一些原创短视频“大V”也向记者抱怨。“他偷了我的想法,比我更喜欢。”不少原创短视频“大V”在得知我们正在进行相关调查时,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一个拥有1000多万粉丝的原创短视频“大V”表示,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他们用自己的账号发出声音,却遭到了网友不必要的批评。“因为我粉丝多,侵权方的粉丝过来说我‘以大欺小’、‘以流量欺互联网’。”这些都坚定了我们咬紧这条线索,好好报道的决心。70余家影视机构、500余名艺人为啥联署签名?

侵权背后:因为“流量可以成为‘当下’”,世界熙熙攘攘,唯利是图,“盗版”背后的逻辑方向不言而喻。短视频领域是否通过侵权获利自然成为我们调查的重点。我们发现,在某短视频平台上,一些“胆大”的主播直接在直播间播放电影、电视剧等影视作品,但实际上,这些作品在播出时并不是完全“免费”的,主播们打着“收福利”的幌子,诱导用户点击其链接推广游戏,往往能赚取不菲的推广费。也有通过播放影视作品赚取“听音费”的主播。在另一个短视频平台上,一些主播打着“收徒弟”的旗号,打包出售“如何处理影视作品”的教程,并“开班”引导他人用技术手段规避平台的审查。这类作者不仅不属于正常的“二次创作”,还涉嫌利用他人作品“断河牟利”。“粉丝100万,平均播放量50万左右,20秒内推广视频1万元左右,不议价。”一位短视频推广服务商告诉记者,处理剪辑好的影视作品是“积累粉丝”最快最便捷的方式。“粉丝多,流量多;流量多了,会有更多的广告主来找你推广合作;有了更多的广告商,你‘实现’的能力会更强。”“短时间内,也有一种‘实现’的方式,那就是做‘号党’或者‘号党’。反正就是扛别人的视频。粉丝来得快,钱来得也快。”在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的“内幕”中,很多案例都起到了“负面示范”的作用,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短视频作者不愿意煞费苦心搞原创,而是渴望简单的处理或者剪辑。70余家影视机构、500余名艺人为啥联署签名?

版权方往往很难抓住侵权行为。为了厘清侵权短视频作者的“处理逻辑”,我们找了很多媒体行业人士了解情况。

。“比如《老友记》,如果你把剧名改成《六个人的故事》,那你在搜索栏搜‘老友记’是不可能搜得到的。”在调查中记者发现,如果想要通过短视频平台给出的搜索栏去“定位”侵权作者,一般很难按图索骥。一位业内人士为记者点破了其中的“玄机”。在“千人千面”的算法加持下,平台呈现给不同用户的搜索结果是不一样的,这个差异不仅体现在搜索结果的排序上,还在视频内容的呈现上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我们收到的“爆料”也越来越多,面临的法律边界问题也越来越凸显。除普通影视作品外,我们调查发现,短视频平台上其他的原创内容同样存在大量侵权行为。有原创短视频作者向我们反映,对原创短视频的抄袭行为,类似于公众号文章的“洗稿”,抄袭者盗用视频拍摄脚本,只是更换了出镜人和出镜场景。由于当前司法实践中对短视频原创性的认定存在分歧,客观上增加了原创短视频作者的维权难度。事实上,我们自己之前制作的一些短视频,也被人侵权过,比如,把片头、角标给去掉,不署名,不标明出处。现在微信平台对原创文章可以标“原创”,还有一套对洗稿的认定和处罚机制;但囿于技术等原因,短视频平台目前还缺乏这样一套机制。

70余家影视机构、500余名艺人为啥联署签名?

改变正在慢慢发生4月6日报道播发后,我们最先收到的报道反馈来自身边的亲友,有的人认为这篇报道能够为以流量为中心的行业不正之风纠偏,有的人在讨论短视频平台“二次创作”的边界究竟在哪里,有的人也对报道所能达到的效果并不抱太大期待。改变正在慢慢发生。在短视频平台上,此前一些所谓“搬运教程”的视频已经被悄然删除;一位拥有2000多万粉丝的影视博主从4月28日开始在剪辑的短片上标注“本视频已获授权使用电影片段素材”的字样,自发地与侵权行为划清界限;还有一些法律知识博主开始普及“短视频被侵权之后应该怎么办”“自媒体内容被盗用,找谁来赔偿”“如何化解‘二创’侵权风波”等内容,对于维权方式和流程进行细致普及。在此次版权之争后,我们也期待着合理的解决方案的快速出台,比如建立版权交易平台、互联网平台购买部分版权等等,使得版权持有方、平台与用户三者形成一种规范的“授权”机制。假以时日,也能形成更加良性的互动,实现真正的共赢。(来源:新华社) 0
评论内容: